您好!歡迎來到亚洲天堂鋼鐵選配中心!熱線電話: 400-880-9938     028-8888 6868
服務熱線400-880-9938028-8888 6868
您現在的位置是:詳細信息
王江平:新材料已成為製約我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突出短板
發布時間:2018-09-11     閱讀:423 次     來源:中國鋼鐵新聞網 中國冶金報社 記者 陳亮平

 “當前我國正處於工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期,很多設備、應用都離不開材料的支撐,新材料已經成為製約我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突出短板。” 9月6日,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王江平在工業和信息化部、黑龍江省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中國國際新材料產業博覽會(以下簡稱新博會)上指出,“工業界必須把新材料產業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不斷深化其戰略性、緊迫性的認識,抓緊工作、快速突破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據悉,此次新博會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舉行,旨在促進新材料生產應用,推動新材料產業快速發展。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王江平,國家新材料產業發展專家谘詢委員會主任、中國工程院院士幹勇,德國弗勞恩霍夫應用聚合物研究所所長亞曆山大·布克等出席博覽會並在新材料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發言,黑龍江省副省長聶雲淩主持論壇。

新材料產業是製造強國的基礎

王江平強調,要加快實施製造強國戰略,就必須夯實新材料產業這一重要基礎。

王江平指出,沒有質量過硬、性能高超的材料,再先進的設計和構想都難以實現。如,高溫合金與功能塗層材料是航空發動機的關鍵支撐,電子化學品是集成電路製造不可或缺的材料,碳纖維複合材料、高強輕型合金等是大飛機等高端裝備的基礎,新型電池材料決定著新能源汽車的續航能力和快充實效,高性能材料支撐著高速鐵路的質量和安全,等等。



王江平指出,新材料從研究發現到成熟應用是個漫長的過程,周期少則幾年,多則十幾年。發達國家往往實行“研發一批、儲備一批、應用一批”的材料先行戰略。但在我國,材料發展一直滯後於裝備製造,影響重大工藝的提升,重大裝備、重大工程往往最後才確定材料方案。由於很多新材料國內尚未突破,重大裝備、重大工程“等米下鍋”的現象非常突出。

“關鍵材料不突破,先進製造就是空中樓閣。”王江平強調。


新材料產業發展仍處於爬坡上坎階段


王江平指出,國家新材料專家谘詢委近期梳理了70餘種關鍵短板新材料,結果表明我國在新材料發展方麵存在不少的短板和空白。比如手機芯片材料,僅能生產10%左右。“當前,我國新材料產業發展總體仍處於爬坡上坎的階段,與建設製造強國的要求相比,關鍵材料“卡脖子”問題還廣泛存在,這與世界第一原材料工業大國的地位不匹配,不能很好支撐我國門類齊全的工作體係。”他強調。

王江平指出,新材料產業發展雖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績,但需要注意以下四個方麵問題。



一是基礎研究不夠,新材料產業發展缺乏先導技術的支撐。王江平指出,我國新材料發展起步晚,多數企業涉足時間不長、資本積累不夠,研發投入不足、技術儲備不足、共性技術供給不足等問題十分突出。資料表明,我國企業基礎研究費用占研發費用比例隻有0.1%,而國外普遍達到7%-8%,這客觀上導致我國原始創新偏低,基礎研究對新材料產業發展的引領作用不足,尤其是基礎數學、現代物理化學與材料學的結合、滲透不夠。此外,專用設備發展滯後,也對新材料的產業化造成很大影響。

二是“大中小”企業融通不夠,沒有形成很好的協同創新生態。王江平指出,新材料往往有多種功能,不同用途對材料質量有不同需求,生產過程中會形成高、中、低不同檔次產品。如果隻發展高端材料,中、低端材料就需要重複加工,會導致成本增加。因此,依靠單個企業很難發展好新材料產業,需要各種類型的企業長期合作,發揮各自優勢。比如,充分發揮原材料行業骨幹企業的優勢,利用骨幹企業人才、資金、技術等資源相對集中的有利條件,做新材料領域技術創新排頭兵;依托中小企業精細化加工生產的特點,培育新材料細分領域“隱形冠軍”“小巨人”,讓中小企業在細分領域、小批量多品種領域發揮作用。

三是產用結合不夠,缺乏應用牽引。王江平指出,從國內新材料產業發展現狀來看,新材料在推廣應用上仍存在困難。比如,在應用研究方麵,我國稀土產量占全世界90%,但隻用在幾個主流領域,其他領域應用研究做得很少;在應用驗證方麵,國產T800級碳纖維,從纖維性能看與國際先進水平相當,但製成複合材料後性能卻無法滿足要求,主要是因為應用驗證不夠細致深入。



四是要素聯動不夠,政策的有效性亟需提高。王江平指出,新材料產業發展環節多、周期長,技術複雜度高,具有很高的不確定性,對政策的依賴性很強。總體看,我國新材料產業所獲的科技、金融等要素供給是碎片化的,與其擔當的產業重任極不匹配。金融政策不能向科技企業有效傳導,製約了包括新材料在內的科技成果轉化。現在很多投資基金,名為股權,實為債權,享受股權的利益,承擔債權的低風險。它們關注更多的是退出和回購機製,承擔風險支持創新的理念不夠,離真正的風險投資、天使投資有很大的差距。新材料科技成果產業化迫切需要真正的風險、天使投資基金支持。“亚洲天堂希望繼續加大產業金融支持力度,打通科技鏈、金融鏈、產業鏈,使三者真正聯動起來,這是新材料產業發展的當務之急。”他強調。


新材料工作必須盡快趕上

王江平指出,我國是一個製造業大國,當前的產業現狀決定了新材料工作必須盡快趕上。

王江平強調,培育發展新材料產業,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,以關鍵短板新材料為突破口,以產業創新體係薄弱環節為重點,著力構建以企業為主體、以高校和科研機構為支撐、產學研用協同促進的新材料產業體係,為經濟社會和國防建設發展提供有力支撐,重點做好以下四方麵工作。

一是要加強統籌協調,協同推進研究開發、產業化、推廣應用、培育壯大產業等環節的工作任務。

二是要強化產用結合,將應用和產業化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,著力提升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。

三是要推進平台建設,加快建設新材料測試評價平台、生產應用示範平台、資源共享平台,創建新材料國家製造業創新中心。

四是要健全產業體係,完善新材料標準體係、統計體係,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,努力為產業發展營造良好環境。

幹勇指出,我國已進入工業化中後期,麵對高質量發展需求,材料基礎支撐作用不足的問題日益顯現。以新一代信息技術、新能源、智能製造等為代表的新興產業快速發展,對材料提出了更高要求。目前,我國國民經濟需求的130種關鍵材料中,約32%在國內完全空白。幹勇強調,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,沒有核心技術就是在別人的地基上蓋房子,再大也不堪一擊。

 據了解,此次新博會共設地方新材料展區、軍民融合裝備體驗區、高校院所展區、冰雪裝備新材料展區、新材料成果展區、大企業展區等6個展區,同時舉辦了新材料產業高峰論壇、測試評價聯盟大會、資本技術峰會、石墨產業發展高峰論壇等多項活動,國內外共有802家企業參展,預計參會專業觀眾突破40000人(次)。

本屆新博會設展品金獎、優秀組織獎、優秀布展獎等3類獎項,共有60個展品獲展品金獎,41個單位獲優秀組織獎,33個單位獲優秀布展獎。